Danh mục: CHINESISCH

总书记阮富仲无心维持权利,越共高层领导上蹿下跳? 

越共领导层总是打着“意识形态”的幌子,以掩盖其依靠中共的支持来维护独裁的权利。时值1979 年 2 月 17 日发生的边境战争45周年纪念日,越共官媒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这场战争的所谓“敏感”文章,遭中宣部下令删除后又重新刊载。 2016年越南河内民众组织纪念1979年越南边境战争活动。 这表明越共领导层,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仍然感到害怕,并希望依靠中共的支持来维护其独裁统治。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2024年初,越南平顺省民族委员会网站发布有关纪念日的文章,例如:世界杯49周年纪念日、奠边府胜利70周年; 胡志明主席诞辰134周年等事件的报道。但是,1974年1月19日中共侵占越南黄沙岛;1979年2月17日中共军队入侵越南北部边境6个省份的纪念日,越共官媒根本不敢提及。民间的许多纪念活动经常遭到政府的阻止、威胁、殴打、压迫。 来自西贡的东海研究员丁金福 (Dinh Kim Phuc)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达了担忧:“我们应该记住保卫北部边境和西南边境的战争,以及保护越南在东海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是极其重要而艰难的工作。我不知道越共领导人害怕什么,为何保持沉默,而在中国却还在纪念这三天。如果越共领导人都这样做,他们如何教育年轻一代?如果明天发生战争,谁会拿起抢保卫领土?   2024年1月19日,正值黄沙号北击沉50周年之际,越南外交部发言人范秋恒向媒体表示,越南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证明越南对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为什么在越中关系中,越南领导层会出现“上窜下跳”的局面?越南和中国有数千公里的边界线。中国是越共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且越共和中共在政治上也有相似之处。因此,阮富仲在外交政策上过于倾向向北京,被舆论认为是非常无耻的。 2023年12月,在习近平访问越南之际,在欢迎国宾的宴会上,阮富仲在习近平面前哽咽说到:“我老了,我很想把责任交给年轻一代。”的画面被传上网络,被舆论一片嘘声。2022年10月中共第20次代表大会刚结束,阮富仲便急忙成为第一个访问中国的外国元首,向外界表达了“越南和中国的领导人之间的高度团结”。   据了解,阮富仲在担任越共中央总书记的10年间,曾于2011年、2015年、2017年、2022年四次访华。越南东海问题研究员兼巴黎学者张仁俊(Trương Nhân Tuấn)认为:这只是阮富仲为了证明其是唯一忠诚于习皇帝。国际学者一致认为,越南可能失去长沙地区所有岛礁以及整个东海的可能性已经十分明显。为了确保国家领土的完整和主权,越南领导层必须在内部形成统一的观点。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过度限制言论自由或致体制崩溃?

苏林(Tô Lâm)当政公安部期间,连续推出诸多巧取豪夺民众财产政策,如近期公安部退出驾驶期间的酒精浓度测试,实则又一巧取公民钱财的举动。越南社会舆论认为,公安部推出十条政策,有九条的饭民众人心。春节期间,苏林下令公安部在全国的每条街道小巷,甚至是边远山区部署警力,施行全天候(24/7)驾驶人员的酒精浓度测试。   越南交警夜晚执勤照片   舆论认为,公安部此举并非是增强传统节假日期间的社会安全及秩序,而是利用节假日,想方设法巧取民众出行的成本。社会舆论对此举发表不满言论,但遭到越南莱州(Lai Châu)省警方以“侮辱警方执勤”为由,对发表不满言论者处以750万越盾。   2019年根据公安部决议指出,公民有权监督公安部及其隶属单位的执法活动,但不得在社交网络上随意发布履行职责行动的信息与图片。违反上述规定者,可处以罚款 5 至 1000 万越盾。   越共官方媒体称,农历新年期间,全国交警部队对29,000多名违规驾驶司机处以罚款,罚款金额超过1,820亿越南盾。 当局暂时扣押了约36,000辆各类车辆; 吊销 18,899 名驾驶执照。   越南政府全面禁止酒后驾车的政策得到了舆论的广泛认同和支持。 但舆论对2023年11月10日国会新通过的决议表示关注,该决议允许公安部享有交通安全领域行政违法行为制裁收入的85%。 这就刺激了交警部门向公民伸黑手的神经,导致其不分昼夜的在路边执勤以赚取额外收入。且越南政府将公民对交警部门的监督言论定性为刑事性质,赤裸裸地违反宪法赋予民众的基本权利,越共交警部门更加肆无忌惮的压榨公民的合法利益。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越南外交政策的“摇摆”将要付出代价?

  越南的外交政策一直很矛盾,在经济的发展上既想依赖美国及西方,在政治上,又想依靠中国和俄罗斯以保护独裁政权。这一外交政策让必使越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2024年2 月 12 日美国之音国际通讯社的一篇报道称:“Power Machines赢得了针对PetroVietnam的诉讼”。 据此,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列克谢·莫达绍夫 (Alexey Mordashov) 旗下的俄罗斯电气设备制造商 Power Machines 赢得了针对越南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 PetroVietnam 的诉讼。 2023年9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与美国总统拜登在河内会面。   据国际通讯社报道,俄罗斯RBC日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Power Machines公司于2023年11月赢得了诉讼,并获得了5亿美元的赔偿。 因为该决定的条款是保密的,现阶段双方都不能透露。另据国际通讯社报道,俄罗斯法院记录显示,Power Machines 还于 2 月 2 日向莫斯科法院提起了针对俄罗斯 PetroVietnam 的诉讼。   德国时报(thoibao.de)记者通过调差了解到,Power Machines是俄罗斯联邦一家公司,专门制造发电厂涡轮发动机。Power Machines 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起诉讼,要求收回该公司多年前为越南建设 龙富1号 热电厂所花费的费用。2010 年龙富1号热电厂位于越南朔庄省(Sóc Trăng)龙富区龙德社。 该项目获得工贸部批准,设计容量约为4,400兆瓦。  …
越共官僚是阮富仲的受害者还是罪徒?

  长期以来越南社会舆论大多认为,越共及其官僚体制之下的官员是越南社会的寄生虫,近期《新世界》(Chân Trời Mới)网络撰文,对越共官吏表示同情,文章认为:“越共体制下的政治家,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的级别,不管是在职抑或‘安全落地’,几乎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担心自己巧取豪夺而来的资产,要么上交中央,要么处以没收。”因此提出的问题是:当今越共官员是受害者还是罪徒?   越共总书记、独裁者阮富仲 2016年越共十二大,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以强硬手腕推行全国性的反腐运动,越共党媒大肆宣传阮富仲为越共的合法性及廉洁形象作出壮士断腕的伟大举措。越南政治观察人士认为,阮富仲发起“熔炉”反腐败运动终结了上至中央,下至地方上的贪官污吏的政治生涯,获得舆论的暂时关注。但越共官僚的腐败是越共体制内部的问题,从世界共产党与独裁统治的历史潮流来看,腐败是越共独裁统治的润滑剂,是越共体制建设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及手段。   为何如此?贪污腐败是越共官吏群体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越共官员大多出身寒微,教育水平低下,在当今全球化进程当中,他们个人素养及政治能力非常不堪,行政业务水平不及古代君主制度下的儒生,既无政治思想理论水平,亦无行政业务实践操作水准,只能利用手中权利向百姓勒索钱财,以各种名目巧取豪夺,将社会资源独揽在手。从阮富仲的反腐运动可看出,其反腐的依据并非按照越共自己拟定的法律条文进行整治,仍然按照古代专制官僚的治理进行所为“熔炉”反腐反贪。   这就是为何阮富仲的反腐运动推行了近十年,越南社会腐败案件一发再发,案件性质愈演愈烈。不可否认,阮富仲主政越共期间,是越南社会买官卖官,贿赂索职最为严重的时期,这些现象背后,是阮富仲的纵容,及其既得利益集团的操纵。阮富仲主政时期,是越共“卖官进爵”制度趋向成熟,走向体系化的关键时期。从历届越共政治局及国会的人事任免会议对外公布的人事拟选,再到这些获选官吏被推入反腐“熔炉”之中,越共的政治话语表现出极其幼稚的政治叙述,目的是掩盖阮富仲治国无方,扰民有术的独裁专制,从而为反腐与清廉的形象塑造合法性的话语基础。但无论如何掩盖以华丽修辞,阮富仲及其越共的独裁专制,背离了普世价值的科学、民主、自由的思想。   Trà My – Thoibao.de
公车私用案:滥用职权的河静4T部门负责人是谁?

  滥用国家权力的行为,本质是藐视法律的权威,而按照领导的个人喜好办事,最终国家权利沦为独裁政治人物的私人工具而为所欲为。越南河静省(Hà Tĩnh)妇女联盟主席阮氏丽荷(Nguyễn Thị Lệ Hà)以其单位公用车辆接送子女至荣市机场显然是滥用职权的典型,但河河静省政府却采取屏蔽信息,掩盖阮氏的违法丑行。 越南河静省妇女联盟主席阮氏丽荷。   2024年2月6日,越南河静省4T部门督察以“没有按照原则从事新闻活动”为由,对记者武庭胜(Vũ Đình Thắng)处以罚款400万越南盾。唐武庭胜今年37岁,为《环境产业》杂志记者。越南河静省4T部门以处罚记者的手段来掩盖武庭胜报道河静省妇女联盟主席阮氏丽荷的新闻事实。   据了解,河静省河静省4T部门督察是范文宝(Phạm Văn Báu),与阮氏丽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此人范文宝是处罚记者武庭胜的直接授权人。阮氏丽荷使用公车接送家人至机场被新闻暴露,但在越共体制内,此一问题并不是十分严重,只需阮氏丽荷勇敢地承认错误即可平息舆论,加上越南人民淳朴善良的性格及村社文化的包容,阮氏丽荷的道歉既能得到舆论的同情,且在越共独裁的体制下,还有下一次旧罪重犯的机会,但为什么何静省4T部门急忙出来压制新闻报道以包庇这种违法违规行为?   多年来,越共阮富仲发起的“熔炉”反腐行动,将一系列犯有严重贪污枉法的官吏送进炉子炼丹。但阮富仲的“熔炉”为何越烧,贪官恶吏却层出不穷?恶官猛吏仍然明目张胆地利用国家权利进行巧取豪夺?   当今越共官员群体确实有只争功绩,不担责任的风气。处罚记者武亭胜是包庇不法分子的行为,这也体现了阮氏丽荷在地方上独裁权利的客观现象。以河静省妇联主席的权利就可以对一生省之4T部门督察下令惩罚敢于公开其丑行的记者。越共地方政府官吏体系的互相勾结及其关系网络的错中复杂可见一斑!   不知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总将如何处理此案?前政治局委员陈俊英派公车接娇妻案,及当今河静省妇女联盟主席阮氏丽荷滥用职权案,可以说如出一辙,但陈俊英已被“自动请辞”,卸下所有权利职位,但何静省妇联主席阮氏丽荷却还可用公权报复记者。阮富仲如何处理此一案件?让我们拭目以待。
为陈俊英避罪是阮富仲选择性反腐的证据?

  2024年1月31日,根据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意见,原工商部长陈俊英(Trần Tuấn Anh)的主动请辞部长职位,越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同意并解除其所有党内外的职务。陈俊英是继阮春福和范平明之后,第三位被从第十三届政治局除名的政治局委员。关于同意陈俊英请辞的原因,根据越共中央的内部规矩,即“当发生许多违法违规行为时,当事人必须承担领导人的政治责任”,工商部多名党员官吏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分别受到刑事、党纪和行政纪律的处罚。   上述政治局的公告立即在政治论坛和社交媒体Facebook上引起轩然大波。 多数意见认为,这一结论没有彻底查清案件的真实情况,越共高层有意回避和掩盖事实。根据越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的结论,陈俊英的违法行为极其严重,需要对其进行刑事起诉才能彰显法律公平。 陈俊英与阮富仲   胡志明市 Facebook 用户 阮善(Nguyen Thien)表示:“如果总理或副总理所负责的部门发生很多丑闻,即使领导人没有直接造成违规行为,该领导人所负责的政治责任是被罢免,我认为是有说服力的。但工商部这样长期发生的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已经造成难以克服的严重后果,导致国家资金和资产的巨大损失,已经引起公民的众怒,但部长只是承当了所为的政治责任,其下属却要承担刑事责任,是没有说服力。”阮善的意见得到大部分的支持,认为越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及越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是完全相反。   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意味着陈俊英已经洗清了所有罪恶,他只承担领导人的“政治责任”,类似于遣越共国家主席阮春福只受到党内纪律处分一样。此类案件的处理进一步证明,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只是利用反腐败,引起党内互相斗争与清洗,最终排除异己分子,达到权利的高度集中。观察人士评论说,阮富仲有选择地反腐,只针对那些表现出不服从或反对个人的领导地位的对象,决不存在阮富仲所说的“反腐败工作没有禁区、没有例外”。   陈俊英是前越共国家主席陈德良的儿子,陈德良是阮富仲在越共总书记第一个任期重要的支持者,且陈俊英是越共政坛红色后代的年轻政治家,被认为是越共重点培养的权利接班人,却出现了很多道德丑闻,社会舆论极为不满。但因为陈德良与阮富仲的私人关系,最终以“保护”陈俊英的方式草草收场。   迄今为止,越共政坛还没出现对主要政治局委员的违反行为进行刑事起诉的先例,这也导致在越共高层的领导层中出现了很多德不配位,业务能力极差,个人素质极为恶劣的重要原因。阮富仲极力推动反腐败运动,但腐败却如雨后春笋,且性质更加恶劣,腐败行为极其猖獗。陈俊英即是越共典型的官官相互的腐败案例,阮富仲表面上极力推动反腐运动,但在反腐运动的过程中,又出现暗地保护反腐份子的现象!可以说越共的腐败,成也富仲,败也富仲!   越共的腐败,已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阮富仲反腐只是换汤不换药的把戏,福祸有媒非一日(Phúc hoạ hữu môi phi nhất nhật),当前越共组织将越南社会推至万劫不复的边缘,越共即便以经济增长来掩盖国家社会内部的腐败与不安,也只是暂时的稳定,对民族与国家的长治久安百害而无一利。阮富仲既无力挽狂澜于既到,又把这种社会不安推向新的极点,从阮富仲执政的结果来看,其必是越南民族的又一罪人而已!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为陈俊英避罪是阮富仲选择性反腐的证据?

  2024年1月31日,根据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意见,原工商部长陈俊英(Trần Tuấn Anh)的主动请辞部长职位,越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同意并解除其所有党内外的职务。陈俊英是继阮春福和范平明之后,第三位被从第十三届政治局除名的政治局委员。关于同意陈俊英请辞的原因,根据越共中央的内部规矩,即“当发生许多违法违规行为时,当事人必须承担领导人的政治责任”,工商部多名党员官吏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分别受到刑事、党纪和行政纪律的处罚。   上述政治局的公告立即在政治论坛和社交媒体Facebook上引起轩然大波。 多数意见认为,这一结论没有彻底查清案件的真实情况,越共高层有意回避和掩盖事实。根据越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的结论,陈俊英的违法行为极其严重,需要对其进行刑事起诉才能彰显法律公平。 陈俊英与阮富仲   胡志明市 Facebook 用户 阮善(Nguyen Thien)表示:“如果总理或副总理所负责的部门发生很多丑闻,即使领导人没有直接造成违规行为,该领导人所负责的政治责任是被罢免,我认为是有说服力的。但工商部这样长期发生的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已经造成难以克服的严重后果,导致国家资金和资产的巨大损失,已经引起公民的众怒,但部长只是承当了所为的政治责任,其下属却要承担刑事责任,是没有说服力。”阮善的意见得到大部分的支持,认为越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及越共中央监察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是完全相反。   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意味着陈俊英已经洗清了所有罪恶,他只承担领导人的“政治责任”,类似于遣越共国家主席阮春福只受到党内纪律处分一样。此类案件的处理进一步证明,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只是利用反腐败,引起党内互相斗争与清洗,最终排除异己分子,达到权利的高度集中。观察人士评论说,阮富仲有选择地反腐,只针对那些表现出不服从或反对个人的领导地位的对象,决不存在阮富仲所说的“反腐败工作没有禁区、没有例外”。   陈俊英是前越共国家主席陈德良的儿子,陈德良是阮富仲在越共总书记第一个任期重要的支持者,且陈俊英是越共政坛红色后代的年轻政治家,被认为是越共重点培养的权利接班人,却出现了很多道德丑闻,社会舆论极为不满。但因为陈德良与阮富仲的私人关系,最终以“保护”陈俊英的方式草草收场。   迄今为止,越共政坛还没出现对主要政治局委员的违反行为进行刑事起诉的先例,这也导致在越共高层的领导层中出现了很多德不配位,业务能力极差,个人素质极为恶劣的重要原因。阮富仲极力推动反腐败运动,但腐败却如雨后春笋,且性质更加恶劣,腐败行为极其猖獗。陈俊英即是越共典型的官官相互的腐败案例,阮富仲表面上极力推动反腐运动,但在反腐运动的过程中,又出现暗地保护反腐份子的现象!可以说越共的腐败,成也富仲,败也富仲!   越共的腐败,已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阮富仲反腐只是换汤不换药的把戏,福祸有媒非一日(Phúc hoạ hữu môi phi nhất nhật),当前越共组织将越南社会推至万劫不复的边缘,越共即便以经济增长来掩盖国家社会内部的腐败与不安,也只是暂时的稳定,对民族与国家的长治久安百害而无一利。阮富仲既无力挽狂澜于既到,又把这种社会不安推向新的极点,从阮富仲执政的结果来看,其必是越南民族的又一罪人而已!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侵吞国内黄金之后,国家主席武文赏盯上海外越侨的侨汇?

  越南国家银行外汇管理居报告称,2023年越南海外汇款金额创纪录,总额达160亿美元。 从1993年至今,三十年间越南外汇总额达到1900亿美元。据了解,在国外生活和工作的越南人总数约为600万,分布居住在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80%以上生活在发达国家。且每年有超过10万越南人出国务工,也汇回国内3.5至40亿美元。 越共国家主席武文赏 2024年2月2日越南《青年报》(Báo Tuổi Trẻ)发表文章称“越共主席希望更多海外越南人访问越南并携手共建祖国”。国家主席武文赏和夫人在胡志明市统一礼堂举行盛大的海外越侨见面会,参会的越侨150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 武文赏发表讲话并呼吁海外同胞经常返乡探望祖国,并与越共携手共同建设及保护国家。   武文赏在对海外越南人讲话时强调:“海外越南人,无论属于哪一代人,都是祖国的血肉,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越南正在努力到2045年成为一个高收入的发达国家,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民族团结集团的力量,动员和有效利用一切资源。”此一发言被认为是武文赏的“断肠新声”,在社交媒体的舆论引起一篇哗然。经济学家 范清山(Thanh Son Pham) 悲伤地感叹道:“越共通过发行金券来吸引公民购买黄金,发行债券以动员海外越南人的投资资金,这一动作始自1945年刚宣布成立越共政权的第一天就已经使用了。” 另一种舆论意见认为:“因为越南共产党人的独裁统治,很多越南人不得不离开祖国流亡,但现在他们可以参与越共的建设国家的计划,让越共享受他们在国外的劳动成果? 自1975年越南以武力统一国家至今已经49年,国家建设经历了很长一段稳定时期但为何国家没有积累,还缺乏建设资金呢? 为何政府还要向世界各国贷款,并依赖海外越南人的侨汇?观察人士称长期以来越南官方一直表示民间仍有大量金钱和黄金。因此他们总是想方设法从这些人的身上套现。这是典型的强盗政府逻辑!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警惕省委书记与主席“联盟”集体共同腐败?

2016年越南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后,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发党内外起反腐运动工作。此后舆论戏称阮富仲的反腐运动为“烧火炉”动作,舆论好奇阮富仲的反腐运动是否能一直进行下去。   2022年9月8日第20号通知的精神,越共政治局对陈俊英进行处分,允许其主动辞职,将重罪犯变成无罪。《通知》第二条规定:“鼓励受到警告、训诫处分且能力有限、声誉降低的官员主动辞职”。主动辞职的官员将免除刑事责任,仅受到行政或党纪处分。   从左到右:张氏梅、阮富仲、武文赏罚于国会交接仪式上。   但阮富仲并非是党内反腐的最初发起者。早在2011-206年时任越共国家主席张晋创(Trương Tấn Sang)即对总理阮晋勇(Nguyễn Tấn Dũng)说到:“当前党内寄生虫情况严重,时间一长会对党的统治及合法性发生严重危险。”   记者黎绍仁(Lê Thiếu Nhơn)撰文《腐败联盟:省委的书记与主席》认为:越南林同省委书记陈德郡(Trần Đức Quận)和省委主席陈文合(Trần Văn Hiệp)因大宁项目的违法行为而被起诉。北宁省原省委书记阮仁战(Nguyễn Nhân Chiến)和原省主席阮子琼(Nguyễn Tử Quỳnh)因AIC商案件的扩大调查而双双被起诉。 黎绍仁评价道:“地方省党组最高织负责人和行政最高负责人共同犯最。”说明越共地方基层党组织的腐败已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这不是腐败案的个例,这表明“腐败同事的处境令人震惊,省委书记和省委主席同时腐败已经不再是个例。从近期反腐案件的性质来看,越共党组织的腐败程度、规模以及内部形成的既得利益阶层互相勾结的网络极为严密,这也说明阮富仲的反腐败运动反而使腐份子互相抱团以对抗阮富仲的反腐意志,从而使阮富仲发起的腐败运动以失败收场。   在阮富仲八年的反腐运动中,越共党内出现了省委书记与省委主席互相勾结,上级纵容下级,下级以死维护上级等手段对抗反腐运动,所以阮富仲的反腐失去了科学性与合法性。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反腐依据是建立在尊重法律、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民间组织参与反腐败监督等反腐机制的基础之上才可能科学推进。   阮富仲是越共中央反腐败机构的最高负责人,不可能不意识到这个反腐的根本性问题,但仍然顽固地认为,只有党内反腐才维持越南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才能维护越南共产党员的政权。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思想,它会在不久的将来摧毁越共政权。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越共社会主义极其贫困,却以历史的选择为谎言禁止人民的自由选择?

2024年1月31日,越共《劳动报》刊载王陈(Vương Trần)、瞿文忠(Cù Văn Trung)的文章:《越南社会主义是历史的必然选择》,这是越共老套的舆论宣传手段,他们借用“历史的选择”腔调来迷惑舆论,以换取越共党政的合法性。越共体制内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利用“历史选择”概念颠倒是非曲直,他们虽出身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但他们当中几乎无一人可以阅读马克思理论文章最原始的德语文献,也就是说,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是建立在德语意外的翻译文本,这些翻译文献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及陈述已经发生了语际上的变化,从利用“历史的选择”的论点出发可以想象到他们所接触到的马克思主义的扭曲。   历史是过去,正如电影的播放,但构成电影的因素则是演员,及其他们索要表达的故事情节。从本质上来说,决定电影内容的是电影制作人,亦即导演、演员及其他的合作者。自1945年至今,是越共在扮演国家的历史,今天越南极度贫困,是越共选择社会主义道路的后果,并非所谓的历史选择! 王陈、瞿文忠文章:《越南社会主义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越共《劳动报》这篇文章,故意把越共的角色变成了历史选择的角色,足见文章作者满嘴谎言。几十年来,越共一直用类似的欺骗手段来欺骗全体人民。国家的历史是由人民或统治者选择的,而不是由历史选择的。 如果人民有选择的权利,他们绝不会选择像今天越南这样的独裁模式。越共以枪口恐吓越南人民,摧毁了越南人民对政治改革的信心。越共垄断了统治权,才使国家变得像今天这样落后与贫困。   越南南北战争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使国家自然资源遭受严重损失,社会经济崩溃,导致国家变成今天这样贫穷落后,但尽管今天国家贫穷落后,越共官员却非常富有,越共既得利益阶层凌驾于法律之上,垄断国家所有资源据为己有而发生整个官僚集团的贪污腐败,为此阮富仲发起反腐运动,其目的就是为自己赢得声明。他想要表达的是向人民表明越共坚决消除腐败的。   然而经过两届任期的反腐,越南人民对越共腐败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即腐败是越共独裁政权的最根本基因。上百万越共党员及官员就有过太半是有贪污受贿的腐败行为。越共腐败的根源是施行独裁统治,垄断权利,权利一旦失去人民的监督,人民就变成越共党员的待宰羔羊,这不是阮富仲抓捕审判几个高级官员就能彻底根除越共的腐败行为的,越共的体制是滋养腐败的土壤,阮富仲反腐十余年,至今是越反腐,反腐的官员与形式越多样,腐败的官员级别越高,腐败的涉及面越广,越共的体制越不稳定,国家的安全与经济越动荡。   今日的越南人民,在越共的执政下,已经失去了脱贫致富的机会。抛开经济增长统计数据不谈,我们看看社会现实,越南的劳务输出,是把失去公平的接受教育、失去获取医疗保险及自我作主的权利的人民送到国外赚取外汇以养活庞大的、腐败的越共官僚群体,但人民必须通过韩语考试才能到韩国务工,就足以看出越共的政策有多吃人!如果人民有选择的权利,即便不会选择像日本或韩国这样的政治模式,但更不会愚蠢地选择越共社会主义模式!  
越南“左右逢源”的外交政策将付出何种代价?

  1986年之前,越南施行“计划经济”政策,遵循共产主义的经济模式。经过所谓的“革新”后,越南领导人决定将经济转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模式。但为了掩饰他们对国父亲胡志明共产主义的背叛,他们在“市场经济”一词的前缀套上“社会主义定向”概念。自此越南经济形态堪称独一无二的概念:“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并以此经济模式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越南领导人多次要求美国和西方国家承认越南的市场经济地位,但这一提议至今未能取得成果。除欧美国家外,越南已被世界69个国家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   2022年11月,阮富仲访问北京,与习近平握手,获得友谊勋章。   1月24日美国之音(VOA)援引国际通讯社报道《越南:美国将其列为“非市场经济体”,有损双边关系发展》,文章称,越南驻美国大使阮国勇于1月23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讲话,呼吁美国停止给河内贴上“非市场经济”标签。阮国勇警告说:“对越南商品维持惩罚性关税不利于日益密切的双边关系。”   据了解,越南被列入“非市场经济体”名单后,在美国反倾销诉讼中持续处于不利地位。美国也以“国家大力参与经济”为由,将越南列为“非市场经济国家”,适用于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美国对来自上述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了高得多的反倾销税。 更具体地说,这些都是威权政治的国家。当它们不严格、正确、充分遵守市场经济理念时,就会立即被列入上述名单,越南就是一个例子。 2023年,当美国和越南将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时,同年越南总理范明正也呼吁美国财政部长结束“非市场经济”的标签。越南承诺会考虑根据美国法律以审查越南经济,至2024年7月中旬左右,越南才能得到答复。 专家表示,原则上,如果一个国家像美国一样尊重法律,越南有可能被从“非市场经济12国集团”名单中除名,在目前条件下,是不可能的。   越南领导人由于缺乏了解,有时会胡言乱语、说三道四、没有充分预见到后果。 例如,越共主席武文赏在2023年底访华时表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越南和中国共同坚持走向社会主义”。 这说明越南和中国一模一样,怎么能获得西方的支持?   分析人士称,河内领导人以“左右逢源”的心态来应对美国为主的西方经济体系很令人讨厌,尽管越南已经与美国和日本签署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仍然得不到他们承认 “市场经济”。   河内领导层的两面派作风及其左右逢源的对外政策,既想依靠美国和西方发展经济,又要依靠中国和俄罗斯来的支持来维持独裁政权,那么美国和西方永远不会承认越南的市场经济。   Trà My – Thoibao.de 
“同心惨案”四年后,苏林的反人类罪恶依然存在?

2023年1月25日(农历十五),越南河内市郊区的同心村,已故人员黎廷擎(Lê Đình Kình)的家人像往年一样举行了简单的忌日仪式。   2020年1月9日凌晨,数千名全副武装的公安部机动警察袭击同心村并枪杀了黎廷擎,转眼已过去了4年。同心村民与政府之间的土地征收案件,以政府发起武装镇压为手段进行解决,结果造成黎廷擎及三名警察牺牲。黎廷擎是一名退伍的党员军人,在卧室里被自己的战友开枪打死,子弹穿过心脏。他的家人及数十名同心村民也因“谋杀”“非法持有和使用武器”“妨碍执法人员执行公务”等罪名被捕并起诉。   当局还对黎廷擎尸体进行了解剖,在送交人民检察院和河内警察侦查局的《刑事检举书》中,关于黎廷擎于2020年1月9日在同心村被枪杀一案,越南著名知识分子在内的人民群众表示:“黎廷擎被近距离射击头部和心脏而死亡,且膝盖发生脱臼。” 越南国内外舆论评价,迄今为止,此一案件造关于成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最严重危机的事件。与1997年太平省数万农民起义相比,其社会影响更深刻。   黎廷擎(中)生前照片 舆论和批评知识分子认为,越共中央政治局和国会需要召开紧急会议,也需要单独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查清黎廷擎被害的具体过程, 2020年1月9日凌晨,他决定在Dong Tam公社实施袭击。到目前为止,关于击杀黎廷擎及同心村民的419A计划仍然是一个秘密。 法律专家认为,有必要澄清公安部武装袭击同心村的行动是否超出了警察的职能范围。如果419A计划是非法的,那么谁是制定该计划的人,谁对此事负责任?   澳大利亚律师陶曾煜(Đào Tăng Dực)撰文《同心村案与反人类罪》评价道:“同心村案的所有证据都足以证明时任越共总书记兼国家主席阮富仲与公安部长苏林涉嫌人类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反人类最”。国际人权观察家发表声明,呼吁越共政府对同心村因土地征收而发生的流血事件展开客观的调查并公布于众。 2020年1月15日香港《南华早报》文章中称同村案件为“同村大屠杀”(Dong Tam Massacre)。   越南人民有句俗话“天有眼”,指的是一种哲学,一种永恒的信仰:“人类,仁慈者,上帝保佑,邪恶者,上帝惩罚。” 那些在同心村犯下罪行的,不久的将来会得到相应“报应”。   Trà My – Thoibao.de  ======= 4 năm vụ “Thảm sát Đồng Tâm”: Tội ác chống…
为何在越共南方派系崛起之时逮捕阮公契?

  《越南青年报》(Báo Thanh Niên)前总编辑阮公契(Nguyễn Công Khế)是越南新闻界的知名人物。 其与越南高层政治领导人有着广泛的关系。目前越南舆论非常关注的问题是:为何在此时逮捕阮公契,其涉及西贡边文屯151-155号土地的违法行为,自2008年即被揭发?   《青年报》前总编辑阮公契约(左)与越亚公司总经理藩国越   分析认为,当前是越南政坛极其“敏感”的时期,事态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 越共十三届八次中央会议后,阮富仲的地位和权力进一步下降,特别是在这次中央会议闭幕会上,阮富仲宣布“金盆洗手”,将权力移交给其他人接班。   这跟越共北方派系和南方派系之间的权力失衡有关,近年来,越共南方派系 “四柱”席位的竞争中一直处于劣势。十二大以来,传统的地区人事结构被消除,取而代之的是阮富仲的权利主导,南方派系几乎失去所有党内重要职务席位。   谁将接替阮富仲担任越南共产党总书记? 当前舆论认为候选人包括:范明政(Pham Minh Chinh)、王廷惠(Vuong Dinh Hue)、武文赏(Vo Van Thuong) 和苏林(To Lam)。舆论认为:范明政、王廷惠在越共党内没有足够的威望,无法承担总书记的席位,而武文赏太年轻,经验不够,信誉不足。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越共南方派系不断地游说,要求政治局改写党总书记席位竞选规则。在阮富仲身怀重病期间,越南南方派系的旧领导人如阮明哲、张晋创、阮晋勇、阮春福是党内德高望重之人,有足够的条件和威望竞选越共党总书记一职。   长期担任《清年报》主编的阮阮公契是越公南方派系的重要中枢纽带。像张晋创、阮晋勇、阮明哲等西贡高级领导都与阮公契或多或少的有利益联系,逮捕阮公契是压制越共南方派系的崛起。   据了解,近期越共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将召开临时特别中央会议,讨论十三大任期结束前接替阮富仲总书记职位的人事问题。让我们拭目以待。   Trà My – Thoibao.de  ======= Vì sao bắt…
五十年丢掉的黄沙:如何才能拿回?

在纪念越南黄沙群岛割被中国抢占50周年之际,有必要澄清对这一事件的误解,并讨论越南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的法律劣势等阻碍收回合法领土有关问题。   越共国防部长潘文江大将背后的资料图片即1974年越南共和国第16号军舰参加抗击中国入侵越南黄沙岛的反击战。   对黄沙海战的误解   最常见的误解之一是将所有责任归咎于越南共和国政府。 这种看法源于1974 年中国入侵黄沙群岛之时,黄沙群岛隶属越南共和国政府的管辖。这种观点忽视了黄沙属于当今越南的事实,而越南在中国入侵前的几个世纪就有控制黄沙的历史。该群岛是越南海洋权利的组成部分,由越南政府持续管理。   另一个误解是低估黄沙群岛的价值及战略潜力,正如越共前总理武德儋曾经的发言,此生无法夺回,下辈子一定夺回。黄沙群岛位于东南亚与世界重要的海洋航线上,在保护国家安全、越南海上安全、维护海洋权益和越南东海力量平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法理依据的劣势   正如许多专家所说,除了1958年越共前总理范文同签署的文件带来的麻烦之外。提起诉讼的时效期限也即将到期,这增加越南将永远失去黄沙群岛及海域的担忧。美国之音研究员张仁俊谈话到:“国际惯例认为,一个国家在需要该国大声疾呼的问题上保持沉默是一种默认。”两国签署《关于指导解决越南和中国海上问题的基本原则的协议》,根据该协议,双方在越南东海的争议将由双方“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因此中国可以依靠该条约来阻止河内就任何内容向国际法院起诉北京。   回到投诉时限的问题,这条规定可能不适用于黄沙群岛侵占案。有观点认为,中国继续占领黄沙可能构成持续侵略行为,因此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此外,国际法允许针对侵略行为提出反诉,这可以为越南追求其主张提供法律依据。   放弃误解的主权主张观念   有必要展开公众关于黄沙群岛及海域的历史宣传教育活动,提高公民对越南海洋及岛屿的历史和法理的认识。媒体宣传活动需要强调黄沙的安全和经济重要性,以及黄沙被中国占领对国家的潜在损害。   参与国际外交,争取对越南主权主张的支持。这可能涉及与南中国海其他声索国合作,以及寻求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支持。最后,越南应继续投资其海上防御能力,以阻止中国的扩张。强大的海军对于保护越南的海洋利益和合法领土是必要的。   玉俊(Ngọc Tuấn) – Thời Báo.de  
以身体健康玩把戏,阮富仲与死神开玩笑

在多日传出阮富仲已去世的传闻后,1月15日,阮富仲突然出现在巴亭国会,否认了所有针对他的恶毒谣言。从现场直播的画面来看,阮富仲缓缓走进会议厅,周围是党和国家重要人物武文赏、范明政、王廷惠、张氏梅等。这些人紧紧地跟在他身边,随时准备着如果他摔倒了就接住。 阮富仲在国会上与代表寒暄   阮富仲的现身,打破了多日的谣言,不过也让舆论清楚地了解到他的健康是有问题的。 舆论关心他的健康是出于好奇,也好奇他的接班人会是谁?现在的问题是,阮富仲的健康状况是否还能继续担任总书记职位? 电视画面显示,阮富仲步履蹒跚地走进国会会场,不难看出,他是竭尽全力踏入会场的。可见阮富仲的力气所剩无几。阮富仲以风烛残躯的形象面对世人,可谓做了十足的牺牲。第十五届国会特别会议于1月15日召开, 以“确定四项内容供审议决定”。据说,每次国会召开之前,都会召开党中央会议,为国会议题制定基调。 然而这一次由于阮富仲住院,党中央委员会会议被安排在国会会议之后。通常召开国会特别会议来解决紧急问题,例如投票罢免违纪官员等。 但这次特别会议的议题完全可以按照正常国会周期进行讨论。   法律名义上,阮富仲只是国会代表,他的选票只是其在500张代表选票中的其中一张, 越共傀儡国民议会通过的法案,大多数都在80%到100%之间,但从来没有像民主国家那样在49%或50%左右斗争的情况,所以阮富仲的投票也没有任何意义。 而当他的健康得不到保障时,他完全可以在家休息,他为什么要油尽灯枯之际去巴亭国会议堂呢?这难道不是一种与死亡开玩笑的行为吗?   阮富仲已80岁高龄,五年前经历了一场大病,身体健康状况严重下滑。按照古代士人的选择,应该是解甲归田,与子孙共享天伦,安详往年,但阮富仲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对权利极其醉心的老态龙钟之人,贪念之重,五十年来未曾见也,其业根极其深重,这无疑是拿自己的晚节来赌权利,对其毫无益处。   ===  Diễn tuồng “tau khỏe có chi mô”, ông Tổng đang đùa với tử thần! Ở tuổi 80 và đã trải qua một lần…
为何北京过早透露支持苏林代替阮富仲?

截至目前,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发生严重的健康问题,他正在河内第108中央军医院接受治疗。在社交网络上存在两种不同的猜测,一是阮富仲因中风复发,处于“昏迷、意识不清”,病情处于危急状态。 另一个是处于“清醒状态但需要紧急治疗”的状态。   越南政治观察界表示,北京方面早已精心准备按照单线计划和绝对保密的方式接替阮富仲的领导班子。 这与舆论有某种契合,即“越南公安部长苏林需求中国支持以夺取党内最高权力”。2024年1月10日,自由亚洲电台(RFA)报道称,“苏林部长希望中国帮助维护共产党、社会主义政权的绝对统治地位。”   越共公安部长苏林(右)与中国公安副部长陈思原(左)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越南公安部《人名公安》媒体的道称:2024年1月10日,值越中两国的公安部首次政治安全副部级对话会议之际,越南公安部长苏林会见中国公安副部长陈思原。苏林在会议上向中国公安部领导提出“在理论和实践上帮助维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政权的绝对领导,以及党的领导和国家管理、反腐败、和社会主义政权的统治地位的机制。”   此条消息证明,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在准备用亲华人士取代阮富仲的计划。它甚至可能在维护越南共产主义国家的极权独裁政权方面表现得更加凶猛,越南本质上被认为是中国的复制版本。   习近平及其中南海领导层为何仓促“透露”任命公安部长苏林接替阮富仲出任总书记一支的计划?分析人士认为,阮富仲已80岁高龄,且年老体弱,失去了利用价值。公开支持苏林,是向参与竞选总书记职位的越共党内各派系发出的信息,要求他们要小心,不要中国的意愿。   2023年初,有报道称,公安部长苏林拒绝了接人因被革职的阮春福而空缺的国家主席职位。其中真正原因是苏林对被认为名不副实的国家主席的虚职不感兴趣,而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取代阮富仲。   不管苏林这一动作是否在北京政权的计划之中,thoibao.de将在下期报道中为您带来答案。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 Vì sao Bắc kinh sớm bộc lộ Kế hoạch ủng hộ Tô Lâm thay Tổng Trọng? Việc…
越南国会正筹备特别会议,为何传出阮富仲即将退休的消息?

越共国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召开第十五届第五次特别会议。 预计于2024年1月15日开幕,2024年1月18日结束。2024年1月7日越南通讯社网刊载了题为《国会第五次特别会议于1月15日开幕》。 消息称,在2023年12月国会常务委员会议国会主席提交国会第五次特别会议审议土地法草案(修订案)、信贷法草案机构(修订)等内容。 2023年12月26日阮富仲总书记最后一次出席越南农民联盟全国代表大会。 2024年1月8日下午,越共国会常务委员会将召开第二十九次会议,就本次临时特别会议的筹备工作提出意见,同时审查国会人事工作的授权。观察人士表示,如果以此为依据,通过排除法进行推论,本次第五次特别会议涉及重要的人事问题,可能会涉及国会人事相关职位常务委员,分别涉及民族委员会主席、国民议会各委员会主席,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国家总审计,国民议会总书记等。 总理、总统、国会主席等重要国家职务,如果有变动,按照惯例,高层人事程序将按照以下程序进行:中央执行委员会将投票推荐中央会议职务候选人,经党中央批准后,报请国会办理批准和任命程序。 那么为何最近几天在社交网络上热烈讨论国会正在准备这次特别会议来审议人事工作的同时,传出越共总书记即将退休的消息? 观察人士认为,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迹象表明,自2024年初以来,阮富仲总就没有出现在官方媒体上。其最后出席的工作活动是2023年12月26日越南农民联盟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值得注意的是,阮富仲没有出席政府和地方领导人举行的重要年度会议。 据了解,2024年越南全国各省市政府和地方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成员、越党中央委员,各部委、中央机构领导,各省和直辖市的委员都会出席。然而今年的会议,越南共产党领导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席。据官方媒体报道,可以列举一下阮富仲近期的行程如下:   2023年12月19日,出席第三十二届外交会议并发表指示讲话,主题是“发挥先锋引领作用,建设全面现代化可持续外交”。 2023年12月20日上午,中央公安党委召开会议,评估落实2023年政治任务,展望2024年方向和任务,阮富仲出席并作出重要指示。 2023年12月25日,阮富仲主持召开2020-2025年任期第八次会议,评估落实军事国防任务和建设军队,确定2024年任务开展的方向、任务和领导方案。 2023年12月26日,最后一次出席2023-2028年越南农民联盟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舆论认为,2024年农历甲午节,是阮富仲80岁生日。目前他担任越南党及国家多个高层职务。如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军委书记,中央公安党委常委,中央预防和打击腐败指导委员会主任。由于阮富仲年事已高,身体虚弱,2019年4月14日,在前总理阮晋勇的家乡坚江省访问期间发生轻度中风,后经治疗才有所恢复。 阮富仲以风烛残之躯掌控着越共党及国家的最高权利,舆论担心阮富仲的健康一旦出现问题,在越南政治暗流涌动之际,很难保证越南的政局稳定。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苏林及其部下能否成功废黜阮富重?

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近日缺席于公共场合引起越南政治观察家的关注。官方媒体最后一次报道其活动是2023 年 12 月 26 日阮富仲出席越南农民联盟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2024年1月10日,越新党Facebook页面发布了一条横幅,内容如下:“2023年越共内部传言,认为公安部长苏林正在紧急巩固权力,为接替阮富仲出任总书记做好准备。”评论认为:“苏林是具有政治野心人物,是被舆论认为杀气十足的集权人物。如果他成功推翻阮富仲,越南人民将遭受更多的痛苦。” 分析人士认为,越南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阮富仲总书记席位的争夺选手是范明正、王廷惠、武文赏。其中,国会主席王廷惠被认为能力很高,为阮富仲指定的接班人。 至于其他两位的竞争能力各半。但有一匹“黑马”值得关注,那就使在最后一刻向权利巅峰发起冲锋公安部长苏林。越共十三届八中全会,阮富仲的权力下降是有目共睹的,观察人士称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因其在党代表大会上的人事工作职责而受到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批评。 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与越共公安部长苏林。 值得注意的是,越共中央机关科学委员会副主席、《共产党评论》主编武文福坦言: “近来的人事任命中,许多德才不配位的官员仍然进入了中央执行委员会,越共内部的政治工作没有做好,让很有问题的官员进入了十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 武文福的言论似乎是有人预先安排的一种尝试。紧接着2023年10月6日,在党的十三届八次会议公告中,增补选举中央检查委员会名单中,有公安部长苏林的妹夫武洪文的提名。2022年底传出苏林正在悄悄进行“无枪政变”、目的是消灭、剥夺阮富仲总书记职务。 此外,消息人士做出了非常值得注意的评估,即在2023年底和2024年初期间,苏林做出了极其不寻常的举动,连续抓人,并将调查范围扩大到高级官员,其中大多数与总书记关系密切。 即使不起诉阮富仲的亲信朱玉英收受20万美元贿赂罪,实际也是借激起民愤直指阮富仲。 不过,阮富仲一派也不是坐以待毙。面对苏林的攻击,阮富仲向知情人士透露,他很想让潘廷泽担任公安部长职务。 因此最近公安部的人事变动是潘廷泽为代表的义安派大量占据公安部职位。《孙子兵法》有“先发制人,强者为先”的原则,谁先出击,谁就能出奇制胜。 但分析人士认为,苏林很可能很难留在十四大的“关键”人员名单上,更不用说成为总书记了。我们拭目以待。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阮富仲与范明政在“竹子外交”上的分歧说明了什么?

越共党和政府当前的外交政策仍被国际观察家认为是摇摆不定,且极为不稳定。越共总书记阮富仲称此外交政策之为“竹子外交”政策。 2023年,越南与美国、日本的外交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这被认为是越南外交政策的成功。12月28日,BBC越南语频道对河内领导层的外交政策进行了评论。 作者广智(Quảng Trí)的发表一篇分析文章,题为《第32届外交会议上领导人之间的矛盾》。作者评价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和总理范明政在外交政策、局部形势及应对计策等方面的差异,认为“这是一个思思维的问题”。 12月19日至23日,越南外交部举行第32届外交会议。 在为期5天的会议中,除了评估国际形势,寻找适当的解决方案外,会议还讨论了“外交部的建设和发展战略(2030-2045)”的议题。此次会议上,阮富仲发表重要讲话:“明确区分并公开宣布三个具有特殊关系的国家”,分别是中国、老挝和柬埔寨。 作者广智分析认为,阮富仲将此印支半岛三国的关系置于同中国的关系,是冷战时期的外交思维的延续,更重要的是,述外交会议一天后,总理范明政在指示讲话中表示,“竹子外交令越南经济对外关系仍然处于被动,经济外交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没有形成系统而导致支离破碎”。 越共总理范明政。 观察家认为,虽然范明政只提到了“经济领域”,但言外之意或许是对总书记“竹子外交”的间接批评。长期以来,越共总书记常常被评价为保守、迂腐的政治家。美国亚太安全研究中心(APCSS)教授亚历克斯·武(Alex Vuving)曾评论说,“竹子外交政策只在后冷战时期奏效,但现在国际关系已进入颠覆时期”。当今东西方对抗的时期,一边是美国和西方,一边是中国和俄罗斯。 亚历克斯·武教授表示,“后冷战时代以来的外交政策已不再适用当前的局势,随着大国新战略竞争日趋激烈,越南竹子外交可能会逐渐被中国大熊猫吃掉。因此,越南必须找到新的外交政策。”阮富仲的外交政策表明,他的思维不再适合当今的世界局势。在世界和地区形势以及全球外交政策思潮瞬息万变的情况下,阮富仲的后冷战思想极其危险,有可能把越南带入动荡不安的境地。范明政以批判性思维,勇敢地指出了阮富仲的外错误,是值得称赞的。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战略目标是消灭一切独裁和专制的国家。 独裁和专制是全球不安的种子。 河内当局领导层却仍然沿用后冷战的外交政策,仍然依靠中国和俄罗斯等独裁国家的支援来保护专制政权,却利用美国和西方来发展经济。试想美国和西方会真诚地对待及帮助越南吗?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勒索人民钱财用以兴建陵墓及石像,越共党的德行!

2023年8月,越媒Tuoi Tre发表了一篇题为《裁员时代的工人:一周消费仅10万越南盾》的报道,谈论低就业时期工人的悲惨生活。这是2023年越南就业形势,且肯定会持续到2024年。 2023年11月底,越共统计总局表示,2023年上半年,有16万家企业关闭。越南经济最具活力的西贡市,其商业状况也非常糟糕。 越共在全国兴建胡志明雕像。 在全球经济面临困难时,劳动者受到的影响最大。企业主即使工厂倒闭,也至于越南工人那样连一日三餐都无法维持。越媒在越共宣传部的指导下,撰文论及欧洲““38%的欧洲人一日三餐不足”,其实是透露越南社会的窘迫境地。 越南是缺少民生制度的国家。越共党和政府向人民征收大量的赋税,却不曾将其投入民生福利。越南的学生得不到补贴,学校反而想方设法让学生及家长自掏腰包。越共党和政府对教育部的支出极少,只占公安部支出的1/15,可想越共对教育的态度是非常恶劣的。 越南的医疗制度也是如此。 在越南,公民去医院看病,所有费用都要自己支付,国家不曾补贴一分钱。 医疗部的年预算只公安部的1/16,亦可见越共对公共医疗的态度是非常差劲的。 最近,越南金瓯省在陈文泰县松多镇建设纪念碑群,耗资1760亿越南盾。 而此省失业工人每周的消费额度仅有10万越南盾!越共在经济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置民生问题不顾而投入大量金钱去搞具有浓重的意识形态的建设,越共的行为已经严重背离了人民,背判了自己所谓的共产主义,亦抛弃了为人民服务的党纲。当今的越共政党是一个比黑手党更加可恶的组织! 根据2023年10月发布的第105/2023/QH15号决议,巴亭陵的维持运营额为2910亿越南盾。 巴亭陵存放的胡志明尸体每日“花费”约8亿越南盾。与贫困工人一周仅10万越盾生活费相比,这个数字是5.6万倍。这意味着尸体的周消费是活人的 56,000 倍。 当全球经济困萎靡不振时,穷人是最需得到政府的救助。一个民主及民选的政府,在大萧条时期,更是把民生放在第一位。而越共及其政府,以意识形态为手段,以红色宣传为噱头,麻痹越南人民的思想,大谈“党性”,将公民的人性视为奴性,以服务越共的独裁与专制,越共正在背离人民,背离群众的路上越走越远!
妖僧释竹泰明以草冒“舍利发”诱骗百姓!

12月27日,越南《青年报》刊登了“数千人在巴旺塔供奉佛发舍利”的消息。释竹泰明(Thích Trúc Thái Minh)以一根可以自由活动的毛发冒充为2600年前佛祖的舍利发丝。此一消息引起了数以万计的佛教信徒前来朝拜。 “妖僧” 释竹泰明为此佛发舍利编造了一个传说,谎称2600多年前,佛祖亲自从头上拔下的八根头发之,将其中一根送给了两个缅甸商人。此佛发舍利在缅甸保存了数千年后出现在越南巴寺(chùa Ba Vàng)。 据巴寺代表介绍,佛发舍利的形状与正常头发相同,但可以优雅地自由移动即使遇到障碍物,毛发甚至可以自行跳跃移动。然而,在网上查找资料后,我们得知这是这是一种学名为 Pili Heteropogon Contortus的草本植物,遇到液态水后会自动扭动。妖僧释竹泰明利用了人们的无知和好奇,制造起这宗公众的迷信案。 释竹泰明欺骗佛教徒和人民的伎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过去,媒体和舆论曾多次揭露巴寺为了营利而制造迷信行为。据了解,释竹泰明在庆祝佛祖陈仁宗765岁诞辰大典之际,组织展示了被幻化为“佛舍利”的“草根”。 佛陀、国王、民族英雄等大节日,释竹泰明利用这些节日从事迷信活动以牟取暴利。这是一种亵渎神灵佛陀行为,而不是庆祝陈仁宗佛祖诞生的方式。 很多人看完视频后表示,Pili Heteropogon Contortus在电商平台上有出售,每株价格在500-900万越盾不等。 妖僧释竹太明不断地寻找一些具有神秘、古怪、诱惑的实物特征来迷信那些好奇的信徒追随他。当这些人受到蛊惑之时,此妖僧就会想出很多办法来从他们的口袋里捞取钱财。 妖僧能以诱骗的方式赚取钱财却没有受到相应的法律追求,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势力为其撑腰?
“反腐”还是“贪腐”,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到底要干什么?

2016年,越共召开十二大后,总书记阮富仲发起烧“反腐”炉行动。直到现在,阮富仲的“反腐”炉,还是烧个没完没了,引起舆论质疑:到底“反腐”、“贪腐”,哪个才是越共的大政? 12月11日《政府报》网络版报道,“越南一场伟大的审判:38名被告将于2024年1月3日受审”。 消息称,河内人民法院决定,于2024年1月3日,对越亚工艺股份公司涉嫌贪腐一案,涉及两名前部长,及36名被告案件进行一审,牵连部门有医疗部及科技部, 预计审判取证为20天。 据此,所有与越亚公司有关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等有关人员均被传唤至法庭。本案审判委员会由5人组成,法官2名,陪审员3名。陈南河(Trần Nam Hà)为法庭主审。 长期以来,越共党及国家机关的腐败问题是越南社会非常突出的社会现象,正如前国家副主席阮氏春公开披露的那样,越共官员及有关公职人员“不贪腐,如何活”的情况是真实存在的。 有很多证据证明此类社会现象,如工资难以维持生计,或者“不腐败”的官员如何养家糊口,但实际上,这些理由很难令人信服。社会学专家表示,越共贪腐的主要原因是监督机制失效。任何腐败现象,从最高领导到地方各级官员,都存在背后的保护伞。值得注意的是,许多腐败的高级领导人尽管被发现已久,但仍未受到起诉。舆论认为,越贡总书记的包容、包庇是最根本的原因。 腐败,简单理解就是为了个人或亲属利益而窃取国有资产的行为。但腐败不仅仅是窃取公共财产和金钱的行为,是现在的问题是,越共干部利用自己的职位、权力谋取私利的腐败致使当今越共体制内许多素质低,能力低,人品低,学识低的人却能身居高位。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将数以万计的这种人推上了领导岗位呢?或许越共总书记才是贪腐的根本因素。全球反腐败大势必须采用“法治、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民间力量参与监督”的措施才可能见到成效。 越共总书记是反腐的最高负责人,然而越南社会的腐败却越反越贪的现象及案件愈加复杂,总书记所发挥的反腐机制及功能似乎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反而在滋养腐败的问题上,总书记的角色却异常明显。最近审理备受瞩目的案件,如新冠疫情期间的“解救”航班;还是即将开庭审理的越亚公司案件,公安部的调查结论都是故意掩盖受贿金额。根据初步证词,越亚公司潘国越为官员花费了8000亿越盾,但调查结论却被缩减为只有1060亿越盾,近7000亿越盾金额在哪个环节上消失? 越亚公司的80%股份持有者是何许人也?为何至今公安部仍然公布?”这与阮富仲和越共政治局的内部有什么关系?所有公众疑问,或许只有阮富仲可以回答。 前医疗部长朱玉英(Chu Ngọc Anh)收受潘国越送来的20万美元“礼物”,但公安部认定他没有犯“受贿罪”,这表明越共的反腐是有选择性的,也说明越共领导人只是利用反腐败的机会,在党内肃清异己份子,以巩固既得利益者的政治权利,而阮富仲即是这一既得利益集团的首脑之一。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警告不要将“信任票”变成肃清对手的武器!

近期越南共产党内部斗争十分激烈,这种斗争既在在党内高层,也党内下层。越南社交网络上热议广宁省、永福省等地方省委的信任投票结果显示,党的意志与民心截然相反。 广宁省公安厅长丁文坭(Đinh Văn Nơi)少将,不受大部分广宁省委官员的欢迎。丁文坭在广宁省委获得的“低信任”票中的最多数投票,而在广宁党委获得了“高信任”票中的最少数投票。此一结果是党内意料之外,民心意料之中。 同样,永福省主席黎维成(Lê Duy Thành)获得的“低信任度”选票多于“高信任度”选票。 黎维成成为全国党委信任投票中唯一获得过半“低信任”票的人 根据规定。黎维成不得不辞职,如果他不辞职,他将被通过投票的方式决定其是否下台。 Tuoi Tre报12月23日报道,“永福省主席获得超过53%的低信任度:他必须辞职吗?” 消息称,12月15日,永福省第十七届人民议会第十三届会议对28名主要人员进行了信任投票。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布的结果,永福省人民委员会主席黎维成获得“低信任”票数最多;25票“低信任”票,占53.19%;40.43%的“高度信任”票数;以及4.26%的“信任”票。 根据公告,黎维成仅获得19张高度信任票(占40.43%)和2张信任票(4.26%)。信任投票结果公布后,黎维清确认,“信任度低”的结果对他来说太不寻常。与此同时,对黎维成的信任投票结果不仅令永福省人民委员会感到惊讶,也令全国舆论感到惊讶。 因此,12月13日计票结果公布后,官方媒体立即报道称,“永福省两个内务机构已提出书面意见,要求永福省党委常委会审查信任投票结果,因为永福省委主席认为结果有很多不寻常的迹象。但是,永福省人民委员会主席黄氏翠兰签署了一项决议,明确表示信任投票是按照民主、客观、公开、透明的原则组织试试的,并向公众提交命令和规定的程序。 舆论提出这样的问题:“永福省领导层内部是否存在冲突?”据了解,近年来,多家国家媒体机构报道称,在黎维成的领导下,永福省经济发展良好,社会保障支出增长非常高。永福省经济规模在红河三角洲排名第6位,在全国排名第14位。专家肯定“作为永福省主席,黎维成并未因腐败、道德败坏和领导风格而感到愤慨。” 德国时报(thoibao.de)联系河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活动人士透露:“这确实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原则是集体领导、个人负责。如果黎维清的信任度太低,那么黄氏翠兰及永福省领导集体也必须承担共同责任。”为什么永福省委的大量官员席黎维成的信任度不高呢? 经德国时报(thoibao.de)记者调查得知,这是永福省委书记、人民委员会主席黄氏翠兰与省委主席黎维成之间矛盾而产生的结果。此前,黄氏翠兰因在土地管理领域负有责任,受到党中央巡视委通报批评。 在人事组织工作中,黄氏翠兰故意安排其女儿担任省计划投资厅副厅长的过程中曾传出丑闻。 黄氏翠兰的女儿陈玄庄刚刚从中国的一所大学毕业,当然没有资格被任命为该部门的副主任。 2021年6月,永福省委主席黎维成签署撤销对永福省计划投资厅副厅长女儿陈玄庄的任命决定,致使黄氏翠兰获得了该年绝对的“低度信任”投票。 所以才有近期的局。 舆论看到,出乎意料的是,越南共产党为赢得信任票而采取的“不奖不罚”的政策,竟然变成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党员领导人肃清对手的有力武器。 据了解,有退休党内高级领导人发表意见,警告地方领导人利用信任票投票来打击和消灭党内反对派的情况。 茶媚(Trà My) – Thoibao.de
工程建设的管理与现状缺乏严格监督:何为解决之道?

在越南全国各地广泛发生的违反城市建设管理法规现象已成为“常态”,每当提到这个问题时,得到的答案都会是“我知道,太痛苦了,我一直在说这个!”但最后一切如旧。 最近,河内市政府表示,要审查全市大部分地区和城镇的非法和未经授权的建设项目。 《越南劳动报》媒体于12月17日报道,“河内发现违法违规建设项目近万个”。 消息称,截至11月30日,河内市已有30个区、乡镇开展施工秩序检查项目数量69448个。结果显示:有 20,915 个建设项目拥有建设许可;未经许可建设项目2294个;无证建设想项目7,326个; 3,045个项目被免除许可证,165个项目因违规建设已被处罚款超过30亿越南盾。 舆论认为,凡是擅自,未经许可、或罚款留存的项目,都有与当地机关、以及地方管理官员的勾结行为。证据是,只要在屋前倒一堆沙子或几百块砖,管理人员就会知道并前来“询问”。 然后,按照正确的程序,施工方办理了“第一道”程序即将一个信封交给官员,立即获得他们的默许。 此前,《人民日报》报道称,在9月18日举行的《首都法》(修订)草案征求河内市领导层的意见会议上,河内市前书记范光毅(2006-2016)表示,违法建设楼层超过施工许可的项目,都是有官员势力撑腰的。范光毅还表示,政府在交易时,不仅要面对业主,还要面对“保护伞”势力。市政府要严格追究官员责任。 据Tuoi Tre报道,处理违规行为时常见的情况是缴纳罚款以求生存。 管理部门的统计显示,目前河内市内估计有数以万计的非法建筑项目。 那么,投资者的“信封”金额可以达到数千亿。 每个人都知道这些钱去了哪里,进了谁的口袋。 记者兼武术大师段宝洲最近在他的个人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个标题为“这个数字说明了什么?”的状态,段宝洲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那么如何防止信封文化?” 段宝洲说:“严禁送礼,严禁送礼,严禁送信封,不要认为小事。在工作场所或者街道的某个角落安装摄像头,除了防止党外犯罪,也是为了防止党内犯罪,只有当我们阻止一切形式的非法资金流动时,我们才能防止违法行为,不仅在建筑行业,而且在所有其他行业。”舆论认为,尽管国家有严格的管理程序,数百甚至数千栋违建、设计不正确的房屋被当局发现,这是难以理解的。 刚才提到的情况表明,国家的法律正在被无视,或者说是“上令下不听”的情况。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国家发放的工资不够生活时,无视或教唆违法行为将成为地方官员增加收入的手段。 而上级官员也在大型违法建设项目索要大量“回扣”,在谈到这种情况并解释其为何是系统性、广泛地发生时,前自然资源环境部副部长邓雄武说:“我认为基层当局说不知道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这里肯定存在一种现象,叫既得利益集团现象,这是具有一定级别的政府官员和进行欺诈的投资者的结合体。” Trà My(茶媚) – Thoibao.de
为何由阮富仲指定的十四大主要人事会像“一锅猪糠”?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生命的规律。阮富仲已年老体弱,临近衰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10月14日,官方媒体报道,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谈到越南共产党和政府与人民之间关系中,他表示,“我认为越南的政治机制在当今时代是最优越的。” 中国主席习近平日前对河内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于12月12日下午的“国宾”招待会上,或许是由于工作繁重,休息不足且年老体弱。所以,阮富仲在宣读外交礼仪文章时显得力不从心。 阮富仲向习近平吐露:“习近平同志比我年轻得多。但我已经老了,我很想把责任托付给年轻一代……。”这个问题是越南共产党内部的问题,阮富仲公开场合谈及,显然不合理。所以越媒用“年老体弱”这个理由为其避嫌,似乎说得过去。 习近平结束“不能不能去”的访问后,中国社交网络上纷纷评论这一问题。 以至于中国外长王毅不得不大声警告“不要乱来”。 杜友清(Đỗ Hữu Thanh)近日在个人脸书页面发文称,“中国网民正在网传习主席访问越南期间遇到的四件事,引起王毅的斥责”。特别是关于“习主席向总书记敬酒的情况”。中国网络社区分享的视频中还附有图片,显示总书记阮富仲患有老年人的健忘症状。 就连阮富仲也不记得,他是招待国宾宴会的主人。 试想一下,假设你处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位置,因为同情越共总书记健康状况不佳,他“降级”给越南共产党总书记敬了一杯酒。而阮富仲因年高体弱而一言不发地与习近平碰杯,然后立即移开视线。那么,谁会不生气,更何况是国宾呢?中国网民的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杜友清还表示,下一个问题可能是让中国人民更加愤怒的部分,那就是接受加入“命运共同体”意味着承诺“与中国命运共同体”。越南坚决履行遵守《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义务; 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尊重彼此主权和领土完整; 坚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 然而,签署金属、稀土合作文件以及半导体合作的目标却从签署文件清单中删除。 中国接受美国将帮助或开采越南稀土的事实。 但仍在努力说服越南将其运往中国进行炼油。这也没有得到越南的承诺。”作家杜友清表示,“简而言之:中国观察家和网民认为习近平的越南之行是一次严重失败。” 观察人士认为,刚才提到的总书记心理健康问题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更令人担忧的是,尽管宣布将在十三届国会任期结束后退休,阮富仲仍热情地“主动请缨”出任国会人事小组委员会主任一职。 舆论认为,以往在十二大、十三大人力资源分委会主任的角色中,结果表明,阮富仲总书记选定的领导人选是“科学的”。 现在,阮富仲正处于先说后忘的境地,如果他所选择的十四大党的领导层像“一锅猪糠”,恐怕是国家之福。